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威尼斯随笔之六:水上精灵贡多拉

2022-12-14 00:17:54 3240

摘要:水上精灵贡多拉柳 笛威尼斯是一个非常美丽而和谐的城市,它那对称和完整的美,以及它那与生俱来的伟大气质,让人看一眼就会涌起那种难以忘怀的迷恋。这座不大的海上城市,面积不足7.8平方公里,却由118个小岛组成,听上去何等的琐碎,可这反倒成就了它...

水上精灵贡多拉

柳 笛

威尼斯是一个非常美丽而和谐的城市,它那对称和完整的美,以及它那与生俱来的伟大气质,让人看一眼就会涌起那种难以忘怀的迷恋。这座不大的海上城市,面积不足7.8平方公里,却由118个小岛组成,听上去何等的琐碎,可这反倒成就了它的遗世独立、超凡脱俗。

贯通城市的是大运河,就像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,威严而绮丽的成为城市的象征。大运河呈反向“S”型,自总督府直至中央火车站,全长3公里多,最宽处有70米,最窄处也有36米,平均水深达到3米,各种船只在河面上川流不息,成为城市一条勃勃生机的主动脉。它源源不断地给四周的毛细血管输送血浆,一条条小运河从大运河接收着涌动的生机,再把这种扩张的动能泵进城市的角角落落,使城市焕发出朝气蓬勃的生机。沿着这条号称“威尼斯最长的街道”,可以饱览沿岸近200栋宫殿、豪宅和七座教堂,这些大多建于14至16世纪的建筑,囊括着拜占庭、哥特、巴洛克、威尼斯等不同时期的建筑风格。可惜的是这所有建筑的地基都淹没在水中,行驶在运河上,就好像是在游览水中升起的一座艺术长廊。据说威尼斯共有大大小小运河177条,全长达到45公里,远远超出给与它生命的大运河母亲。这些宽窄不一、长短不等的运河,沿着古老的河道,蜿蜒曲折地流过城市的角角落落,或宽阔,或纤细,或壮观,或曲折,或美丽,或忧郁,造就了城市的千回百转、千姿百态。这些小岛和运河由350朵座桥相连,整个城市只靠一条长堤与意大利大陆半岛连接。

这个城市被水毫不留情的隔离开来,被水铁面无私的切割成零零落落的碎片,完全没办法扩张,也很难超越。但它并没因此而绝望,它在沉思中骚动,在沉思中疯狂。最初的岛民,曾尝试着在岛上修建崎岖不平的道路,来用马、骡子完成物品运输。但是很快,他们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散落在水上的大小岛屿与纵横交错的河道,使威尼斯不具备传统交通道路建设的可能性,聪明的岛国人在已有的各条不同的河道上设计出了运河网,以至成为被后人景仰的人间奇迹。它们造出了各种绝妙的船只,在各条运河上穿梭往来。时至今日,形态各异的各种船只虽然还偶有存在,但大都随着岁月流逝了,只有一种船只成为了这个城市的灵魂和象征,那就是贡多拉。

应该说贡多拉的确不同凡响,它的形态与气质与这座城市浑然天成,无法分离。很难想象,没有贡多拉的威尼斯会是怎样。在这座城市的大小运河,只要打眼一看,总会望见一只或几只贡多拉,快乐而优雅地飘荡在水面上。翘得高高的船头,随着波浪晃动的船身,一副贵族气派,高大灵敏的身影高傲地向着潟湖、向着宫殿、向着民宅、向着需要的人群驶去,留下优雅美丽的身影。

到威尼斯,如果没有坐过贡多拉,等于没有到过威尼斯。我曾两次游览威尼斯,有过三次乘坐贡多拉的经历。记得第一次乘坐贡多拉的时候,很有些莫名的兴奋和紧张。船夫都是些魁梧的男子,既技术娴熟又充满幽默。当站在岸边等候上船的时候,一只贡多拉如约而至。它划来的时候,有着较快的速度,那感觉总以为会撞上你,却想不到它一个优美华丽的侧转,划出一个漂亮的旋弧,就准确无误的泊在岸边,等待着你的登临。船舱下铺着厚厚的地毯,前舱上配装着黄铜海马,座椅都带着靠垫儿。船夫的船浆是浅橙色的,船身是通体发亮的黑色清漆。十一世纪前后,威尼斯的达官显贵为了彰显财富和地位,都将自家的贡多拉装饰得十分奢华,贡多拉上镶金包银,装锦饰缎,兴起一股攀比之风。政府为了遏制这种膨胀的奢靡之气,于十六世纪颁布禁止奢侈法令,自此贡多拉就一直都漆成黑色,这倒成了贡多拉最为鲜明的象征。坐在贡多拉上,随着船夫摇浆的节奏会有轻微的晃动。船夫会和迎面而来的贡多拉船夫呼应唱和,他们的呼应唱和,和在国内游览时的船夫唱和风格很不一样,国内的唱和更像是乡野俚曲,他们的唱和更像是登台献艺。行船一路,无论速度快慢,水面

宽窄,贡多拉船夫总是泰然自若的站在船尾,握着船桨,鹰隼一样的眼睛盯着前方。河道突然急转弯时,船夫会把船桨提起,身体轻盈的转向与转弯相反的方向,贡多拉就会迅速而轻快地摇摆几下,歪歪扭扭地划转过去,而贡多拉船夫则始终骄傲而平静地站在船尾。在狭窄河道转弯时,船夫会发出一种像海鸟鸣叫似的声音,是那种低沉浑厚而又有穿透力的声音,这是向对面来船发出的警示,就像汽车过山道急转弯时的鸣笛。在宽阔的河面,船夫也会随性唱几句门德尔松的《威尼斯船歌》,那旋律绵长而舒缓,略带忧郁,婉转动人。也许,在这样曲折而幽深的水面,就应该有这样辽远通透的声音才是。

贡多拉行驶在街巷的水道中,会遇见许多的桥,桥洞大多很矮,船夫总会灵巧地弯腰通过。贡多拉的尺寸都是同样的标准,长有11米,宽约1.5米,形状有点像梭子鱼,船头船尾都翘起水面,船头翘起的更高一些。尽管有着共同的标准,可也会因为不同造船师的技艺不同,而有所差异。无论有什么样的差异,每只贡多拉船头上却都有一种叫作“费罗”的共同的装饰,非常醒目。这是一个六只钢齿朝前,一只钢齿朝后,一只喇叭状的齿片指向天空的铸铁物件。这种被称作“费罗”的装饰,有人说它是从罗马帆船的船头派生来的,有人说它象征司法公正的斧头,有人说它再现了埃及葬礼用船上的钥匙,有人说它是无处不在的古老灵符,诗人雪莱更浪漫地说它是“没有明显特征的闪亮的鸟喙”。尽管没有人能确切地说清楚它代表什么,象征什么,但作为一种历史形象的代言,它已经在古老的运河上飘荡了十几个世纪,已经成为威尼斯人一种无言的图腾,一种神秘的文化表达。


十几个世纪以来,威尼斯人大都是以贡多拉作为出行的工具,早在十六世纪的时候,威尼斯曾经拥有一万多只贡多拉,应该是每家都有的基本配置,就像我们今天的小汽车。现今因为居住人口的减少和保证水面航行的通达,就只有400多只贡多拉在水面上运行了。想象不出,当年大运河的水面上拥有一万只贡多拉时的繁忙、拥挤和喧嚣。

贡多拉行驶在水道上,我观赏着水道两边的宫殿与居所建筑,被建筑特有的魅力所吸引。正是这种很有历史味道的奇特,构成了威尼斯建筑特有的韵味。但遗憾的是这些建筑大多年代久远,且根基全淹没在水中,有些已是破旧不堪了。看着这些美丽的建筑满含沧桑,满目疮痍,总有一种隐隐的心疼。我坐在贡多拉上,微浪冲击着身边建筑物损坏的墙面,浓稠的运河水亲吻着威尼斯古老的脸颊,偶尔还会听见身后有墙皮落水的声音,让人产生一阵恐惧,一丝担忧,一种痛惜。我目睹着很多塔楼的歪歪斜斜,叹息着一些宫殿的风雨飘摇,心里着实有些不安。这么多世纪以来,建筑地基的木桩不断变弱,不时有一座古老的建筑,厌倦了与时间、海风和海水侵蚀的斗争,突然倒塌,碎成一片瓦砾。

很多世纪以来,人们面对这座建在海上的城市,普遍忧虑有一天它会彻底消失在潟湖的水面之下。倘若威尼斯有一天真的消失,它的历史就将被赋予奇妙的闭环形式,诞生于海水中,最终又回归于海水中。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,那将是人类历史难以承受的伤痛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